| 网站网赌最佳平台 | 网赌最佳平台 | 解读古龙 | 古龙影视 | 武侠名家 | 原创文学 | 古龙全集 | 武侠全集 | 网赌最佳平台 | 侠友留言 | 古龙武侠论坛
导航: 武侠小说全集 >> 秦红 >> 独战武林 >> 正文  
第十五章 拨云见日真相白           ★★★ 双击滚屏阅读

第十五章 拨云见日真相白

作者:秦红    来源:秦红作品集    点击数:    更新时间:2018/7/1

  五月十五日——
  天尚未亮,在城中客栈住宿的姬、云、舒、漆雕、孔五家之人及住宿城外法林寺的左、段、欧阳、劳、齐五家人一起动身赶赴黄山,只有南门溪的宗家未到,因为宗家早已退出武林,所有武林中的各项活动,他们都不参与了。
  百无忌、白无常兄妹三人亦随众人一起出发,由于这次的武帝传钵大会只邀请十二诸侯的后代,而十二诸侯亦未对外宣扬,故没有其他武林人物参加,算是武帝与十二诸侯后代的一次秘密集会。
  一行二十余人赶了个把时辰,已来到黄山东麓,奇怪的是一路上均未见到太湖钓叟和神兵先生的踪影。
  为此,百无忌忧心忡忡,但闷在心里没有说出来。
  传钵大会的地点是在黄山石鼓峰,黄山有三十六峰之胜,另有飞来、始信、石鼓则不在三十六峰之内,但景色不亚三十六蜂.,其中尤以石鼓最奇,其状如削成、耸立于云海之上,峰顶天宇旷然,人立其上,可俯瞰黄山全景,但因峰势直峭,—般人无力攀登,故少有人登临峰顶。
  晌午时分,一行人抵达石鼓峰,大家将坐骑系于峰下树林间,随即开始往上攀登。
  不久,二十余人顺利登上峰顶。
  一眼望去,峰上松林如涛,白云四合,如置身云宵之上,个个都有到了“仙境”的感觉。
  武帝皇甫金鼎和宋世杰呢?
  不见踪迹!
  神叉大侠姬亚侠游目四顾一番之后,首先发出疑问,道:“怎么不见一个人影呢?”
  云出岫道:“可能在松林中,咱们入林去看一看吧。”
  众人一起进入林中,行约百余步,眼前出现一片空地,那里静静立着三个人。
  正是武帝皇甫金鼎及其衣钵传人宋世杰。
  另一个是神兵先生。
  双目已盲的武帝皇甫金鼎手拄一杖站在中间,形态较在幕阜山憔悴了些,也苍老了些。
  宋世杰则如玉树临风,容光焕发,精神抖擞,一副“人逢喜事精神爽”的模样。
  当百无忌一眼见到在场的神兵先生时,立刻拉住漆雕龙,向他低声问道:“请问漆雕大侠,那天与家师同行之人,是不是场上那位老先生?”
  漆雕龙点头道:“不错,正是他!奇怪,他既然到了,令师为何不见?”
  百无忌忙道:“家师尚未现身,可能有用意,漆雕大侠请勿存疑。”
  说话间,众人已走到武帝皇甫金鼎面前。
  十二诸侯的第二代人物当年多数曾随其父拜见过武帝皇甫金鼎,虽然时隔二十年以上,大家还依稀认得他的相貌,当即一一趋前拜见。
  武帝皇甫金鼎由于双目已瞎,看不见众人,故面上没有什么表情,只挤出一丝笑容,微微颔首道:“诸位世兄免礼,皇甫金鼎今日尚能在此与诸位相见,甚感快慰。”
  他眨了眨那对雾翳而无神的眼珠子,接着问道:“有位小老弟百无忌来了没有?”
  百无忌上前施礼道:“晚辈百无忌,拜见您老。”
  皇甫金鼎微笑道:“米熟也未?”
  百无忌答道:“米熟久矣,犹欠筛在。”
  皇甫金鼎哈哈笑了起来。
  一旁的宋世杰面呈疑惑,看看百无忌又看看武帝,问道:“师父,您老与无忌兄打什么谜语呀?”
  皇甫金鼎道:“没什么,上回他在咱们师徒居住的那座山洞作客时,为师常与他谈禅,今日见面,为师忍不住又……咳,今天这个场面很严肃,为师不该跟百老弟说笑话——诸位世兄请勿见怪才好。”
  百无忌转向神兵先生施礼,问道:“老前辈不是已去杭州投靠令表弟吗?今日为何在此?”
  神兵先生笑吟吟道:“老朽听到武帝将在此举行传钵盛会,如此重大之亊,老朽岂可放过,因此赶来看看啊。”
  白无华接口问道:“您老功力恢复了?”
  神兵先生点头道:“是的,老朽服了一种药,功力已恢复大半。”
  百无忌道:“您老前来黄山途中,可曾顺路去太湖和家师相见?”
  神兵先生摇头道:“没有,老朽猜想令师一定会来——令师没有来吗?”
  百无忌道:“没有,家师可能未听到消息,故错过了这场盛会。”
  他说完这话,才向宋世杰道贺,然后转向白氏兄妹说道:“咱们二人均非十二诸侯之人,理当退开一旁瞻仰盛会才是。”
  语毕,与白氏兄妹退去一旁。
  武帝皇甫金鼎向在场众人问道:“你们十二家都到齐了?”
  神叉大侠姬亚侠答道:“启禀武帝:南门溪的宗家未到,宗家之人早已想息武归田,不再过问武林是非了。”
  武帝轻硿叹了口气道:“宗大侠性如陶潜,令人敬佩……我皇甫金鼎当年年轻好胜,以致落得这般下场……”
  云出岫道:“在下巫山云出岫,斗胆请问:您老人家双目是怎么瞎的?”
  武帝道:“遭人暗算,中毒而瞎。”
  云出岫道:“是谁下的毒手?”
  武帝摇头道:“不知道,我皇甫金鼎当年惩恶极多,树敌自然不少,到今天都还搞不清是谁下的毒。”
  姬亚侠道:“您老人家今日重现侠迹,可振奋武林人心,尤其您老一身武功后继有人,更是可喜可贺。”
  武帝喟然道:“惭愧得很,我皇甫金鼎由于遭人暗箅,以致不得不隐迹林下,这几十年来对武林可说毫无贡献……”
  漆雕龙道:“令徒宋世杰一表人才,必能克绍箕裘,使您老绝学继续发扬光大,执武林牛耳,继您老而为武林中流砥柱。”
  武帝笑了笑,转“望”身边的宋世杰道:“世杰吾徒,你能吗?”
  宋世杰以坚毅的表情答道:“弟子愿尽力而为,为武林稍尽绵薄。”
  武帝回对面前众人道:“诸位,皇甫金鼎今日邀请诸位到此,首先想了解的是……是……唉,这叫老夫怎么开口才好呢?”
  神兵先生忽然开口道:“还是由我来替武帝说话吧——诸位,武帝首先想了解的一点是:你们十二家是否仍愿遵行令尊当年在世的诺言,继续视他为武帝,服从武帝所发布的一切命令?”
  众人均无异议。
  神兵先生道:“很好,武帝的意思是:由于他遭人暗算双目失明,这几十年来对武林少有贡献,为了弥补失职,他希望以其传人宋世杰继承其志,代替他为天下武林做些事情。”
  孔家祥开口道:“这是好事,孔某人愿尽力支持。”
  神兵先生道:“那么,现在就由老朽代替武帝正式宣布,从现在开始,武帝传位给其徒宋世杰;也就是说:宋世杰是——第二代的武帝了!”
  十一家人中虽有人觉得这种“世袭”不妥,但都碍于情面,不敢表示反对。
  武帝发问道:“没有人反对吗?”
  众人道:“我等不反对。”
  武帝道:“世杰,你现在就是第二代的武帝了,快谢谢大家的支持吧!”
  宋世杰只向众人拱手一揖,道:“感谢诸位老前辈的支持,晚辈在此谢了。”
  武帝神色有些激动,道:“好了,传钵之会就此完成,我……我皇甫金鼎从此退出武林,我……我很惭愧,我……我要坐下来歇歇。”
  说毕,拄杖走开,在空地一边坐下来。
  大家发现他走路的姿态有异,好像一个体弱多病的老人,不禁大感惊异,云出岫忍不住问道:“世杰,令师功力已失?”
  宋世杰道:“是的,家师近年来身体欠佳,早已将武功搁下了。”
  云出岫感叹道:“他是你的大恩人,你要好好侍奉他,像孝敬你的父母一样才好。”
  宋世杰点点头。
  神兵先生道:“诸位,宋世杰如今已是第二代武帝,希望诸位今后对他改变称呼。还有,诸位都知道他是西陵峡宋仰岳的孙儿。十多年前,他们宋家慘遭灭门,只有他们母子侥幸逃得性命,如今他已査出凶手是谁,要在今天当众公布。”
  众人一听此言,面色均是一栗,以严肃的表情望着宋世杰,等他开口。
  这时候,站在一边的百无忌面带微笑,神情异于众人,白无华注意到他的表情,忍不住低声问道:“百无忌,你觉得怎样?”
  百无忌也低声道:“你问的是哪件事?”
  白无华道:“我觉得这个传钵盛会怪怪的,好像儿戏一般。”
  百无忌微微一笑道:“这叫简单隆重嘛。”
  白无华道:“你不觉得太草率?”
  百无忌道:“你希望见到像皇太子登基大宝那样的盛况?”
  白无华道:“不,我是觉得……你没发现那位武帝说话的态度有些懒洋洋,没有一点喜悦之色?”
  百无忌道:“我觉得一点都不奇怪,如果他有一点喜悦之色,那才奇怪呢!”
  白无华迷惑地道:“什么意思?”
  百无忌突然神色一怔,向他们兄妹低声道:“我的猜测大概没错,等下若有亊情发生,你们兄妹负责保护武帝的安全,其余之亊由我来处理。”
  当他和白无华在低声交谈的时候,那宋世杰开口了,他带着一种悲愤的表情说道:“诸位,十多年前,我们宋家遭到一批不明身份的人的袭击,由于变起仓猝,事前未曾预料到,因此除了我们母子侥幸逃得性命之外,全家百余口都葬身火海……”
  他说到这里,向云出岫深深一揖,接着道:“小可首先要向这位云老爷子表示感谢,因为当年若不是他收留我们母子,我们母子只怕也难逃毒手。”
  云出岫情绪有些激动,目涌泪光道:“我们宋云二家是世交好友,老夫收留你们母子是应该的,可惜这些年来一直追査不出凶手是谁,未能替你报仇,你若已査出凶手是谁,那就赶快说出来吧!”
  宋世杰咬牙切齿道:“其实,小可早已知道凶手是谁,只因当时年纪小,武功未成,无力手刃仇家,因此一直埋藏心底,秘而未宣。”
  云出岫惊讶道:“哦,你早已知道凶手是谁了?”
  宋世杰点头道:“是的,是家母告诉小可的,她知道凶手是谁,她希望小可亲手报此血海深仇,故一直等到前年才透露给小可知道。”
  云出岫急问道:“快说,凶手到底是谁?”
  宋世杰冷冷一笑,缓缓说道:“他就在这里,就在这石鼓峰上!”
  此语一出,众人均是大吃一惊,人人色变,目瞪口呆.云出岫骇然道:“世杰,你说什么?难道凶手竟是十二诸侯中人?”
  宋世杰神色严肃地道:“不错!这件亊要从家母尚未嫁给先父的时候说起,当年家母尚是黄花闺女的时候,由于丽质天生,而且有一身武功,因此有不少青年追求她,其中有一人对家母的追求更是不遗余力,但是家母情有独钟,她只中意先父一人,后来便与先父成亲,不想那人竟认为先父横刀夺爱,一直怀恨在心,后来便不断唆使其门下与我们宋家门徒作对,先父知其心态,一再劝告门下忍让,不要与他们发生冲突,但是他们却得寸进尺。
  “有一回还打死了我们宋家一个门徒,我们宋家的一位家将忍无可忍,也出手打死了他们一人,那人竟然上门找家父理论,当时家父再三表示歉意,表示愿意接受对方任何条件的和解,但是他不同意,只要家父将我们宋家那位家将交给他发落,家父当然无法接受,因此谈判破裂,终于发生了那场灾祸!”
  云出岫听得怒气狂涌,大声道:“快说,他是何人?”
  宋世杰目光盯住了神叉大侠姬亚侠,沉声道:“姬大侠,这件事情你如何解释?”
  神叉大侠姬亚侠吓了一跳,张目失声道:“你……你是说我?”
  宋世杰怒喝道:“老匹夫,你还有脸皮装聋作哑不成!”
  姬亚侠呆了半晌,才发出不胜骇异的声调道:“宋世杰,你……你含血喷人!你为什么要虚构这些故事来栽诬我姬某人?”
  宋世杰拔出了腰上的悬剑,神色悲愤地道:“别以为你的罪行天衣无缝,其实当年你率众突击我们宋家的那天晚上,家母一眼就认出是你!而你也担心已被家母识出,故这些年来你一直在寻找家母隐居之处!”
  他说到这里,转头瞥了百无忌一眼,又恨声道:“由于那位无忌兄在追査箱尸命案,他怀疑箱中死者是我,故积极寻找家母求证,而你一直派人暗中跟踪百无忌,去年你终于得知家母隐居之处,就亲自率众去杀害了家母——老匹夫!今天我宋世杰不将你的心挖出来,誓不为人!”
  姬亚侠跳了起来,又惊又怒道:“宋世杰,你满口胡言,你究竟是何居心?”
  宋世杰从怀中取出一支“武帝金令”的令箭高高举起,向在场众人道:“诸位,小可今日要报灭门之仇,现在小可以武帝的身分发下命令,请诸位守住去路,勿让老匹夫逃下山去!”
  左、云、段、孔、齐、劳、舒、漆雕及欧阳九家之人听了这话,虽然各人的心情仍在惊疑震荡之中,却不由自主地纷纷后退,在空地四周站成一个圆周。
  姬亚侠慌了,气急败坏地说道:“诸位莫听信他的话,他说的全非事实,我姬亚侠当年确曾与他们宋家有点小误会,但那是——”
  “老匹夫,你纳命来吧!”
  宋世杰不容分说,一声厉叱,欺身振剑便刺!
  他的剑法已得武帝真传,此刻使出的正是“帝王之剑”的绝招,姬亚侠一时措手不及,左肩下登时被宋世杰一剑刺中,他大叫一声,仰身暴退,叫嚷道:“皇甫前辈,快叫令徒住手,令徒的指控完全不实——”
  一语未毕,他的眼前已暴现一片耀眼刺目的剑光!
  宋世杰已对他发动猛烈的攻击,剑剑凌厉绝伦,招招是难以破解的杀着!
  姬亚侠仓猝举叉应战,由于全无准备,手忙脚乱之下,右腿上又中了一剑,皮开肉绽,鲜血直流。
  这时候,那坐在空地边上的武帝皇甫金鼎忽然站立起来,表情显得很焦急,仰天悲呼道:“天哪!天哪!”
  神兵先生立刻走过去扶住他,说道:“你老别急,令高足艺业已成,必能手刃仇家。”
  百无忌向白氏兄妹附耳说了几句话,随即起身扑出,喝道:“宋兄且请住手,听小弟一言!”
  但是宋世杰充耳不闻,绝招连施,剑剑进逼,似乎恨不得立刻将姬亚侠劈杀于剑下。
  百无忌拔剑而上,全力架住了宋世杰攻向姬亚侠心口的一剑,厉声道:“住手!”
  宋世杰大怒道:“无忌兄,你竟要阻止我宋世杰报仇不成?”
  百无忌寒脸冷冷答道:“不错!”
  宋世杰双目怒瞪道:“为什么?”
  百无忌冷笑道:“因为你根本不是宋世杰,真正的宋世杰已死在太湖之中!”
  宋世杰面色大变,瞿然后退一步,横剑胸前,厉叱道:“你胡说什么?”
  百无忌冷哼一声道:“胡说的是你,要是我没猜错,你大概姓陆,你是神兵先生的孙儿!”
  这句话一出口,不但全场之人心弦大震,连宋世杰也双目大睁,呆住了。
  百无忌在说出“你是神兵先生”之后,立刻转对场边的白无常道:“无常兄,小心那只老狐狸!”
  玉剑书生白无常早已蓄势待发,闻言“刷”的一声玉剑出鞘,向神兵先生疾刺过去,叱道:“放手!”
  神兵先生刚才上前扶住武帝,乃因见武帝情绪激动,怕他不顾一切当众拆穿自己的阴谋,故明为搀扶实为挟持,但是百无忌突然一语道破一切,指出“宋世杰根本不是真正的宋世杰”,也使他大吃一惊,以致当白无常突然拔剑剌出时,一时心慌意乱,未能即时拉着武帝向后纵退,迫得只好放开武帝,顿足暴退。
  白无常大叫道:“妹妹,保护武帝,我来收拾这只老狐狸!”
  话声中,振剑疾上。
  神兵先生好像突然变成一只野兽,双目迸出恶毒的凶光,厉声道:“麟儿!杀!杀!杀!杀尽这些人,你仍然是武帝!”
  一边吼叫,一边从怀中抽出一柄软剑,与白无常拼斗起来。
  这样一来,在场众人已明白了大概,左文成左武成兄弟赶紧将受伤的姬亚侠扶下,其余之人兵器纷纷亮出,准备协助百无忌。
  宋世杰临此局面,面上居然没有一丝惧色,冷冷一笑道:“百无忌,我早该杀了你才对,不过现在也还不迟!”
  百无忌含笑道:“我知道你已强迫武帝传授你‘帝王之剑’,只不知火候如何?”
  宋世杰满面狠相道:“杀你绝无问题!”
  百无忌道:“那就出招吧!”
  宋世杰冷笑道:“在动手之前,我要告诉你一件事。”
  百无忌道:“你不说我也知道——家师在你们手中是吗?”
  宋世杰道:“不错,我姐姐随时可以砍下他的脑袋!”
  百无忌道:“原来那个名叫‘解语花’的女人是你姐姐——好了,我百无忌不受任何威胁,你可以动手了!”
  宋世杰一瞥祖父神兵先生与玉剑书生搏斗的情形,见祖父抵挡得住白无常的攻击,于是口喝一声:“接招!”吐剑便攻。
  他的确已习成武帝的盖世绝学“帝王之剑”,故剑招一出,百无忌就感受到一股强烈的压力,而预料到今天这一仗将是一场苦战,不过他也已拟定好了一套战略,当下先采守势,沉着应战。
  但“帝王之剑”确实不同凡晌,宋世杰的攻势一经发动,满场剑光迸飞,好像有几十条银龙同时暴动一般,一下就将百无忌困住了。
  百无忌几乎使尽浑身解数才躲过了他的一轮猛攻,在场的十二诸侯后代都看得出他处境凶险,随时都可能命丧宋世杰的剑下。
  白无华一边保护武帝,一边注意他们四人的搏斗状况,发现哥哥和神兵先生平分秋色,暂时没有危险,倒是百无忌处于挨打的局面使她焦急不安,她忍不住叫嚷道:“你们上去助他一臂之力呀!”
  围在四周的云出岫等九家之人一听此言,便有几人挺身欲出,却听百无忌急叫道:“不,你们不要上来,我可以应付!”
  “铮!铮!铮!”
  宋世杰越战越勇,突然连施奇招,将百无忌震得踉跄颠退,口发狂笑道:“百无忌,我陆天麟可不是去年在幕阜山的宋世杰了,二十招之内我不砍下你的脑袋,我就不是第二代武帝!”
  长剑猛抖,刹那间空中银蛇飞窜,再度将百无忌笼罩在其攻势之下。
  百无忌竭力挥剑招架。
  宋世杰——不,现在该改称他为陆天麟了,他好像发了狂的猛虎,攻势一波跟着一波,剑及履及,紧攻不歇,各种奇妙的招式一一出笼,逼得百无忌几至无处可躲……
  倏忽间,十几招过去了,虽然百无忌侥幸未伤,但众人都看出他已无力再支持下去,石楼山的漆家兄弟漆雕龙和漆雕虎不敢怠慢,立即同时跃出,准备协助百无忌,联手对抗陆天麟。
  “不要上来!”
  百无忌急声喝阻。
  但漆家兄弟不听,两人从左右吐剑攻入,加入助战。
  “哈!”
  陆天麟一声长笑,身形猛旋,一片剑光随着旋转的身子似水银洒出,其疾有若闪电!
  “劈拍”两声锐响,漆家兄弟的两柄长剑竟告折断,不仅如此,兄弟俩好像被一股无形的巨浪撞上,身形一仰,顿时被震飞出去!
  众人一见之下,不禁个个失色,很多人都知道漆家兄弟的身手不在其父漆雕奎之下,却不料兄弟俩甫一出手即被震退,这已经充分显示陆天麟已尽得武帝真传,再无一人能够制服他了。
  本来,武帝皇甫金鼎的武功远超过当年的十二诸侯,这是人人知道的事,但是皇甫金鼎为人正直忠厚,深得武林人士的敬爱,故没有人觉得他可怕,而今天他把武功误传给陆天麟,等于造就了一个大杀星,由这样一个青年来执武林兵符,未来的武林还能有安宁的日子过吗?
  是故,大家一看漆家兄弟不堪一击,不禁人人皱眉,忧心忡忡。
  陆天麟得意地大笑了几声,暴声道:“百无忌,你还不弃剑臣服?”
  百无忌横剑严阵以待,沉着地道:“还有五招!”
  陆天麟道:“好,我在五招之内取你性命!”
  突然身形猛转,好像一股龙卷风平地而起,手中长剑随其旋转的身形发出一片似火伞般的银光,朝着百无忌当头罩下!
  百无忌蹲地吐剑上搅。
  “铮!铮!铮!”
  震耳欲聋的三声锐响过后,百无忌手上的长剑已变成数寸短剑,他失去了招架的能力,连忙扔掉断剑,纵身逃避。
  陆天麟大笑道:“你还想逃?”
  猛可一甩手,竟将长剑掷向身在空中的百无忌,长剑去势如电!
  “快躲!”
  白无华惊叫起来。
  在场众人也都看出百无忌绝难躲过这一剑,料定百无忌必将惨死在这一飞剑之下,一时人人面色大变,失声惊呼。
  说时迟,那时快,只听空中“拍”的一响,那柄怒矢般的长剑忽然应声掉头,翻滚而下。
  敢情身在空中的百无忌在百忙中拨出了一脚,反将陆天麟的长剑踢了下来。
  陆天麟一见大怒,悍然上前一脚踢出,打算再将长剑踢上去——
  可是,怪事就在这一瞬间发生了。
  那柄被百无忌从空中拨下的长剑,好像变成一条水蛇,滚动的姿式非常怪异,陆天麟原是看准而踢出的一脚竟然莫名其妙的踢空,不仅如此,当他一脚踢空的次一瞬间,但闻“嗖”的一声轻响,长剑已贯穿过他右大腿!
  “啊!”
  陆天鱗一声惊叫,登时摔倒在地。
  适于此时,百无忌从空中飘下,一脚踩上陆天麟的小腹丹田!
  “好功夫!”
  “妙啊!妙啊!”
  众人见百无忌转败为胜,而且是以那样不可思议的“怪脚”击败陆天麟,个个都有大开眼界之感,不觉齐声欢呼喝彩,兴奋极了。
  那正在与玉剑书生斗得难分难解的神兵先生万料不到孙儿会落败,大惊之下,一个失闪,左脚就被白无常一剑扫中,顿时脚骨折断,大叫一声,仰身倒去。
  这时,武帝的面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,他偏脸向身边的白无华问道:“姑娘,百无忌是不是从空中拨下那恶徒的剑,反将那恶徒刺伤了?”
  白无华笑逐颜开地道:“正是,敢情您老人家眼睛没瞎嘛!”
  武帝微笑道:“不,我的眼睛确实瞎了,不过我知道百无忌若能取胜,只有这一招而已。”
  白无华想起百无忌曾言武帝与他有个“小秘密”一事,登时恍然大悟,道:“我明白了,原来您老曾暗中传授百无忌制服那歹徒的奇招是不是?”
  武帝道:“是的,虽然我直到最近才知道他不是宋世杰,但我早已发现他心术不正,为恐他为害武林,所以强迫百无忌做了这样的安排。”
  玉剑书生一剑打断神兵先生的脚后,立刻走到百无忌跟前,颇不高兴地问道:“百无忌,你刚才那一招,跟上次在太湖击败我的那一招完全一样!”
  百无忌笑道:“是呀!”
  白无常冷哼一声道:“你怎可拿武帝传授你的绝技来击败我?”
  百无忌道:“除了那一招之外,我能拿出什么来击败你呢?”
  白无常笑了,道:“我一直想不通你那一招是怎么来的,现在才知道原来是武帝的绝活儿,如此说来,我是虽败犹荣。”
  百无忌笑道:“是的,白兄的剑法本就不在小弟之下……”
  这时候,众人纷纷围聚过来,问百无忌怎知陆天鱗假冒宋世杰,以及如何得知陆天鱗是神兵先生的孙儿等等。
  百无忌没有立刻回答,而向白无常问道:“那位神兵先生伤势如何?”
  白无常道:“我打断了他一只脚。”
  百无忌道:“去把他拖过来,家师尚在他们手中,不能让他跑了。”
  白无常便去点了神兵先生的穴道,将他拖到人群中,让他和孙儿陆天麟躺在一起。
  百无忌这才向众人说道:“诸位,在下发现神兵先生形迹可疑,是根据几件事情串连起来的,不过他最大的失策有两点,第一:他不该伪装‘黑衣教主’挟持而在太湖的一座小岛上出现,从那时候起,在下就怀疑他有问题。第二:他再度绑架家师的目的是怕形迹败露时好借以要胁在下,可惜他的行动太不谨慎,他诱骗家师离开太湖的行动被二位漆雕大侠看见了,而刚才在下问他可曾顺路去太湖见家师,他答称没有,就这两点,使在下确定他就是那个神出鬼没的黑衣教主。”
  云出岫急问道:“那么,你怎知宋世杰已死,这陆天麟是冒牌货?”
  百无忌道:“在下经过一番暗中打听,得知这位神兵先生有个儿子名叫陆长雄,神兵先生希望他能出人头地称雄武林,哪知陆长雄不但没有成为大人物,反而误入黑道为非作歹,终于为正派侠士所杀……”
  他说到这里,转对躺在地上的神兵先生问道:“神兵先生,要是我没说错,令郎大概是死在西陵峡宋家人的手中,是不是?”
  神兵先生先是木无表情,但过了一会之后,目中忽然涌出两行老泪,咬牙切齿道:“他是老朽的独子,宋忠那个混蛋太过绝情了!”
  百无忌道:“云庄主可知当年宋忠宋大侠杀死陆长雄之事?”
  云出岫摇头道:“没听说过呀!”
  百无忌道:“由此可知,宋大侠只知当年曾杀了一名为非作歹的恶徒,根本不知那恶徒是神兵先生的儿子。”
  语声微顿,继道:“而这位神兵先生儿子被杀,自是悲愤万分,对宋家恨入骨髓,但是他自知武功不足与宋家对抗,因此暗中勾结一批黑道人物,乘着宋家毫无防备之际,突施袭击,造成了那场灭门惨案。”
  神兵先生突然冷笑道:“哼,满口胡言!你说老朽夜击宋家,有何证据?”
  百无忌道:“没有证据,因为那批黑道高手后来都被你毒杀了。”
  神兵先生大笑道:“你亲眼看见了?”
  百无忌道:“这是可以想象的事,那批黑道高手若非被你毒杀,这十多年来你怎能安全无事?”
  神兵先生道:“你的想象力很丰富!”
  百无忌回对众人道:“那陆长雄在被杀身死之前,早已娶妻生子,到目前为止,在下只知他有一个儿子和一个女儿,儿子即是陆天麟,女儿就是那个化名为‘解语花’的女子,他们姐弟从小接受这位神兵先生的抚养,并传授他们武功。三四年前,这位神兵先生可能是在偶然的情况下发现武帝要收宋世杰为徒,于是触动灵机,设法将宋世杰杀害,并剥下宋世杰的面皮制成一张人皮面具,由他的孙儿冒充宋世杰去拜武帝为师,而将宋世杰的尸体装入铁箱沉入太湖。”
  他说到这里,转对武帝问道:“皇甫老前辈当初是怎样遇见宋世杰而决定收他为传人的?”
  武帝轻轻叹了口气,答道:“老夫自被人暗算以至双目失明之后,一直隐居在那幕阜山的秘洞之中,有一天老夫出洞散步时,遇上了宋世杰,相谈之下,得知他是宋仰岳的孙儿,因发现他根骨甚佳,乃决定收他为徒,他表示要回家禀告其母,然后再来……隔了约莫半个多月,他来了,从那以后便与老夫在洞中习武……咳!现在想来,敢情来的已非宋世杰,而老夫双目已盲,竟被他诓骗了过去。”
  百无忌道:“您老没发觉他言行有异?”
  武帝摇头道:“没有,过了一年之后,老夫只渐渐觉得他品行不如老夫想象之好,但老夫已骑虎难下,为恐他将来误入歧途为害武林,才暗中传授你制服他的绝招,想都不曾想到他不是宋世杰。”
  云出岫道:“百老弟,云某人还有一事不明白,你在太湖发现箱尸,那箱中有一把匕首和一块玉佩,你曾将那玉佩拿给宋夫人摸过,她儿子有那么一块玉佩,她一定知道,可是她为何摸不出来呢?”
  百无忌道:“那玉佩其实不是宋世杰之物,这位神兵先生心机缜密,他也担心箱尸万一被发现有麻烦,乃将一块玉佩丢入箱中,这是一种故布疑阵——对吗?神兵先生?”
  神兵先生哼哼冷笑道:“小子,老夫有很多机会杀死你,只怪老夫心肠太软!”
  陆天麟突然怒吼道:“都是姐姐不好,要不是她反对,一百个百无忌也早已死了!”
  神兵先生苦笑道:“不错,百无忌,你可知道我那孙女儿为何反对杀你?”
  百无忌道:“不知道。”
  神兵先生长叹一声道:“那丫头真痴,我早就告诉她这是不可能的事……”
  百无忌听了这话,感到有些尴尬,又回对武帝道:“皇甫老前辈,如今一切已水落石出,如何处置,全听您老的了。”
  武帝道:“还有一事未决——神兵先生,你把太湖钓叟怎么样了?”
  神兵先生道:“对啦!老夫正想请问,你们要寒柏舟死还是要他活呢?”
  武帝叹道:“神兵先生,你原是一位受武林同道尊敬的长者,只因儿子被杀,你就做出了这许多泯灭人性的事。你有没有想到这样做反害了你的孙儿孙女?”
  神兵先生面露悍色,不言不语。
  武帝问道:“那宋世杰是你下手杀害的吗?”
  神兵先生道:“不错。”
  武帝道:“那么,你把寒老放了,我饶你孙儿孙女不死——”
  云出岫截口道:“不,宋家满门遇害,此事惨绝人寰,绝不能就这样算了。”
  武帝道:“我知道,不过陆天麟姐弟二人不必对此负责,该负责的是这位神兵先生,所以不妨给他们姐弟一次改过重新的机会。”
  云出岫一指神兵先生道:“这老贼呢?”
  武帝道:“如果我是他,我会自刎向武林谢罪。”
  云出岫道:“他们祖孙三人组织黑衣教,干的坏事可不少啊!”
  武帝道:“一切罪孽都该由老的来负责,他们姐弟从小受其支配,身不由己也。”
  云出岫转对神兵先生冷笑问道:“老匹夫,你接不接受?”
  神兵先生眼看大势已去,不接受一样活不成,便故示豪爽地哈哈大笑道:“只要在场众人同意不伤害我孙儿孙女,老朽愿以老命抵赏!”
  陆天麟颤声道:“爷爷……”
  神兵先生本来还故示坚强状,但听到孙儿这一声“爷爷”,顿时老泪纵横,哽咽道:“麟儿,爷爷错了,当年爷爷好希望你爹也能跻身十二诸侯之林,不想……唉!说来说去,只怪爷爷雄心勃勃,一直妄想我们陆家也能称雄武林,看来……看来世间事强求不得,你们今后好好作人吧!”
  说到这里,突然大声道:“木兰,把那太湖钓叟带过来!”
  从峰顶左方的树林中慢慢地走出了一位姑娘和一位老者,正是解语花和太湖钓叟寒柏舟。
  不过,不是“解语花”带着寒柏舟出来,而是寒柏舟带着“解语花”出来的——太湖钓叟“牵着”陆木兰的手含笑走了过来!
  百无忌大感意外道:“师父,您老不是被他们……”
  太湖钓叟笑道:“没错,为师是落入他们祖孙三人手中,只不过这位陆姑娘刚才因见他们祖孙三人的阴谋败露,一时方寸大乱,以致忘了每隔半个时辰要重新点一次为师的软麻穴,为师就利用她失神慌乱的那段时间,暗中运功冲开了穴道。”
  语至此,扣住陆木兰的右手五指一松,陆木兰登时双脚一软,跪倒在地。
  “不要杀我爷爷!求求你们不要杀我爷爷!”
  她痛哭流涕地叫喊起来。
  神兵先生苦笑道:“兰儿,麟儿……爷爷……爷爷丧心病狂连累了你们。不过,这位武帝毕竟是心怀忠恕之人,他已要求大家不加罪你们姐弟,一切罪孽由爷爷一人来承担。所以……希望你们姐弟好好的重新作人……唉!人之将死其言也善,爷爷一错再错,如今悔之已晚,只希望你们牢记爷爷之言,好吗?”
  陆木兰哭喊道:“不!爷爷,您不要死!”
  神兵先生又苦笑道:“傻丫头,爷爷一生糊涂,你也要像爷爷这样糊涂吗!”
  他长叹一声,继道:“你们姐弟将来各自婚嫁生子之后,要好好教养自己的儿女,莫叫他们走入歧途,爷爷就因疏于管教才有这种结果,切记切记!”
  说到这里,他的面色一变,接着从嘴里溢出一缕鲜血!
  他咬断舌头自尽了!

×      ×      ×

  晌午时分。
  天上艳阳亮丽,石鼓峰四周的云雾尽被阳光驱退,黄山的景色变得更为清晰优美。
  十二诸侯的后代都已下山回家去了,只剩下武帝、太湖钓叟、百无忌、白氏兄妹和陆家姐弟七人仍留在石鼓峰上未走。
  陆天麟腿上的长剑已经拔除,百无忌替他包扎了伤口;他便和妹妹陆木兰合力挖坑将爷爷的遗体埋入地下,然后姐弟俩跪在坟前默默地流泪。
  武帝皇甫金鼎深深吸了一口气,忽然开口道:“寒老,听说你很喜欢钓鱼是吗?”
  太湖钓叟道:“是的。
  武帝道:“瞎子能不能钓鱼?”
  太湖钓叟点头道:“当然可以,愿者上钩。”
  武帝哈哈笑道:“能不能让我这瞎子去你的小岛插上一脚?”
  太湖钓叟微笑道:“非常欢迎。”
  武帝转对白氏兄妹道:“你们兄妹也去太湖住一段日子如何?”
  玉剑书生白无常躬身答道:“晚辈遵命。”
  武帝再对陆家姐弟说道:“陆天麟,如果你接受你爷爷的临死遗言,好好地重新作人,你仍然是我皇甫金鼎的徒弟;你们姐弟随时可以来找我。”
  陆天麟低头不语。
  武帝突然朗声念道:“滚滚长江东逝水,浪花淘尽英雄,是非成败转头空,青山依旧在,几度夕阳红!”
  太湖钓叟也接口道:“白发渔樵江渚上,惯看秋月春风,一壶浊酒喜相逢,古今多少事,都付笑谈中!”
  一片欢笑随着七人的身影消失在夕阳下。

  (全书完,网赌最佳平台凌妙颜OCR,雪霁/ka初晴校对)

 
 
 
  • 下一篇文章: 没有了

  • 上一篇文章:
  • 发表评论】【加入收藏】【告诉好友】【打印此文】【关闭窗口】  文章录入:凌妙颜 编辑校对:凌妙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