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火并萧十一郎》今天遗失的文字
2014-09-16 00: 00: 00作者:科隆来自:科隆着作管理委员会评论:0点击:

2014年1月27日,古龙武术论坛的肖泪在论坛上发帖:关于“火并萧十一郎”一书的漏印问题,小雄在文章中说:

  前些时日,买到一部完全翻印自武侠春秋版的“火并萧十一郎”,翻看时,惊奇地发现多了一部分今传本所没有的文字,经比对,原来是今传本漏印所致。   具体遗漏之处,就在今传本第32章“龙潭虎穴”的结尾与第33章“侠义无双”开头之间。   初步总结:汉麟——万盛一系,风云时代版均有漏印现象。   本人没有此书的武林本,因此是否遗漏,尚不清楚,还望其他各位古迷共同研究。 TR 为了弥补这个缺点,我故意流下眼泪,让你飞到兄弟们那里来相关的书并记录下来,与大家分享。

以下为佚文:

(1)

船夫眨了眨眼睛说:“你也可以买一大袋花生。” 萧世朗用两根手指小心翼翼地拿起铜钱。他实际上微笑着说道:“花生刚下酒。当然,我要拿钱。”
船夫笑着说道:“这一点都不错。虽然一本书里没有多少钱,但总比一篇文章要好。”
他们笑了出去,但店主正在叹气。 TR 他无法弄清楚这个人还有什么值得开心的事情,因为他知道这个人已成为一个穷人,而不是那个富有的敌人在夜里的垄断。 TR 他知道,因为他刚刚检查了这个人的账簿。 TR 他从未见过如此快速发财的人,他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快。 TR 账簿也在柜子里。他把它拿出来再看一遍。他忍不住叹了口气,喃喃自语道:“看来上帝一定是在和这个人开玩笑。这真的不算太小。” p>

×××

上帝永远不会开这样的玩笑,因为这个笑话不仅残忍,而且也不好笑。 TR 不好笑。 TR 一分钱实际上可以买一大袋花生,因为花生是旧船的手表。 TR 剥一个花生,喝一口酒,剥掉很多花生,然后喝几壶酒。 TR浑浊的葡萄酒似乎比醋更酸,但喝完之后,它与最佳葡萄酒没有什么不同。 TR 无论是好酒,坏酒还是甜酒,都可以喝醉。 TR 船夫仍然没有喝醉,他的饮料很好,但他似乎已经改变了。 TR 变得满口。 TR 他看着萧世朗,突然说:“我姓赵,其他人叫我赵达。” 小11郎说:“这个名字很好。”
赵大道:“你怎么样?你真的叫小施郎吗?” 萧世朗说:“真的。” 赵大道:“你为什么不给小一郎和小二郎打电话,你为什么要打电话给肖士郎?”
萧世朗说:“因为我原来叫萧世朗。” 赵大钊想到了这件事。这个解释对他来说已经足够了,所以他又喝了一杯酒:“我也听到有人称你为英雄。”
小11郎说:“你听说过。”
赵大道:“有人叫你叔叔。” 小11郎说:“是的。”
赵大道:“这些人似乎很亲切,尊重你,但他们不愿意喝酒。”
萧世朗说:“这些人并不慷慨。” 赵大道:“看来你的风格很大,而且能力似乎不小,但是你得到它,但只得到一分钱。”
萧世朗说:“虽然钱少,但总比一篇文章好。” 赵大道:“我只是在想,你是一个什么样的人?” 小一郎唱了一杯酒然后突然说道:“你知道世界上最有名的钱屋有多少?” 赵大道:“我不知道。”
萧世朗说:“有五个。”
赵大道:“哦。”
萧世朗说:“我原来在这五个钱房里都有账,我可以随时去取钱,甚至不需要钱票。”
赵大道:“哦。”
萧世朗说:“在过去的两年里,我每个月都有成千上万的银器进出。每当我去的时候,我都有人汇款。我认为我不能。”赵大道:“哦。”
萧世朗说:“我不能算是世界上第一个富人,至少可以算是花钱最多的人。”
赵大道:“但现在你还没有一分钱!” 萧世朗说:“是的,最后一个,我买了花生。” 赵大道:“现在花生正在外面吃饭。” 萧世朗啜了一杯酒,剥了一个花生。他突然问:“你有没有听过过去大旗英雄的故事?” 赵大道:“不。”
萧世朗说:“铁井是为大旗,承担羞辱的负担,被视为叛徒,被视为凶手。他是世界上的武术家。没有人能看见他。而且,它比老虎更凶。“ 赵大道:“但到最后,他仍然打倒了所有人。” 小11郎说:“你怎么知道的?” 赵大道:“如果他没有打败别人,他就不是叛徒和叛徒。你怎么称他为英雄?”
萧世朗叹了口气说道:“但为了洗掉他的绰号,揭露对方的秘密,他不知道他吃了多少,而且他不知道血多少多少汗。” > 赵大道:“我想得到它。”
萧世朗说:“我比他更尴尬。与我交往的人比与他打交道的人更强大。但到了晚上,我的尴尬被冲走了,另一方的秘密暴露无遗。 。“ 赵大道:“但你比以前更不走运,因为你突然变成了一个无足轻重的人。”
萧世朗说:“这一点都不差。” 赵大道:“这不仅无足轻重,而且空洞。” 萧世朗说:“我的钱比任何人都多,而且比其他任何人都麻烦。但突然间我变得一无所有。你以前见过这种事吗?”
赵大道:“不。”
萧世朗说:“你刚才问我是什么样的人。我现在想问你。你在看什么样的人?”
赵达看着他,摇了摇头,叹了口气,痛苦地笑了笑:“我知道你是不是世界上最骗子的,你一定是个混蛋。”
萧世朗笑了。 TR 没人知道他是怎么笑的,他不知道。 TR 赵达笑不出来,突然问道:“你真的什么都没有?” 萧世朗说:“真的。” 赵大道:“没有朋友吗?” 萧世朗说:“不。”
赵大道:“女人怎么样?” 萧一郎的眼睛突然抽搐了一下,桌子上的所有酒都突然喝醉了。 TR 赵达再次叹了口气说道:“难怪你没有朋友,你的朋友不够。” 小11郎说:“我不够朋友?” 赵达痛苦地笑了笑:“这是我们最后一壶酒,但你已经吞下了它。” 萧世朗说:“谁说这是我们最后一壶酒?” 赵大道:“我的口袋说。” 他拍了拍腰口袋,拿出一块铜钱,把它洒在桌子上,苦笑着说:“我不是一个小人,但我不知道怎么喝酒。我们不能这样做。 “
小11郎说:“你会去典当行吗?” 赵大道:“我是典当行的专家。不幸的是,我与同样的事情无关。”
萧世朗说:“我有。” 赵达的眼睛亮了起来,说:“你有什么?” 萧世朗说:“我还有一把刀。” 他实际上解开了他的刀。 TR 切鹿刀! TR 世界上无与伦比的武器,没有无名刀。 TR 赵达甚至没有看着它,摇了摇头:“刀不值钱,你的刀看起来更没用。”
萧世朗说:“你知道这是什么刀吗?” 赵达摇了摇头。 TR 萧世朗说:“这是一把鹿刀!” 赵大道:“我只知道切肉刀,菜刀和猪刀。” 萧世朗说:“你可以砍一只鹿,你可以杀死一只猪,你可以杀一把刀,至少你可以得到一些钱。”
赵大道:“你真的希望我成为这把刀吗?” 萧世朗说:“真的。” 赵达犹豫不决,说:“这个城市还有其他的钱屋。也许你的账户里还有一些钱。你为什么不问?”左 小11郎说:“我没有要问。”
赵大道:“为什么?” 萧世朗说:“如果梨子烂了,你还要吃几口才能知道吗?” 赵大道:“咬一口。”
小11郎说:“如果你已经知道你正在吃烂梨,你会吃第二口吗?” 赵大道:“不。” 小11郎说:“所以我不必再问第二个了。” 赵达看着他,看着桌上的刀。他喃喃道:“我希望这是一把杀人刀。我仍然可以杀死杀死猪的老刀,但是要砍掉它。鹿刀...唉......”
他摇了摇头,最后拿起刀子叹了口气,叹了口气。他内心似乎有一万不情愿。拿着这样一把刀似乎很遗憾。 TR 即使是世界上无与伦比的武器有时被视为毫无价值,更不用说人了? TR 他慢慢地走出门然后说:“当典当店在前面时,你最好等我回来叫酒,这样你就不用喝了,不管怎么说,我会很快就回来了。“ 这是他说的最后一句话。 TR 他走出这家小酒店的门后,萧世朗再也没有见过他。

(b)中

小酒店已经开始打架了,小一郎已经在这里喝了一半的酒。 TR 虽然葡萄酒商店很小,但葡萄酒商店的老板是个大人物。当肖一郎拍拍桌子要钱时,他突然张开嘴笑了笑。 “有两件事你无法猜到。”出来吗?“
萧世朗说:“两件事是什么?” 葡萄酒商店的老板说:“你知道我知道的东西。还有我知道但你不知道的东西。猜猜这两件事是什么?”
萧世朗不想,并立即说:“你知道我也知道赵姓不会回来。”
葡萄酒商店的老板笑着说:“这一点都不差。” 萧世朗说:“还有一些我根本不知道的事情,我该怎么猜?” 葡萄酒商店的老板说:“这是合理的。”
萧世朗说:“既然我说这是合理的,你为什么不拿酒?” 葡萄酒商店的老板说:“如果你在这里喝酒而且没有钱支付,你知道我通常如何处理它们吗?”
萧世朗说:“我不知道。”
葡萄酒商店的老板沉了下脸:“你不知道,但我知道,我经常脱衣服,要求他们爬出来!”
萧世朗说:“衣服被剥光后,会感冒。” 葡萄酒商店的老板说:“如果你不剥衣服,你的鼻子就会扁平。” 小11郎说:“鼻子怎么能平坦?” 葡萄酒商店的老板说:“因为我的拳头必须比他的鼻子更硬。” 他握紧拳头,突然弯下腰,将他打在地板上。地板上的砖被他打破了。 TR 萧一郎的目光转过身来,突然笑了笑:“我有两件事,我要你猜。” 葡萄酒商店的老板说:“你说。” 萧世朗说:“我知道你知道的事情,还有你不知道的事情,我知道。” 葡萄酒商店的老板说:“你知道什么?” 萧世朗笑着说:“你知道我也知道我身上没有任何钱。”
葡萄酒商店的老板冷笑道:“我不知道什么?” 萧世朗说:“我知道你不知道,我的拳头比你难十倍。” 他甚至没有紧握拳头,随便伸手去拿地面射击。 TR 地上的砖块实际上被他打了17和8。 TR 葡萄酒商店的老板已经变成了蓝色。 TR 萧世朗说:“你还想脱衣服,让我爬出去吗?” 葡萄酒商店的老板摇了摇头。 TR 萧世朗说:“我的酒,如果你还不够,可以请我出去,我不会出去。”
葡萄酒商店的老板不再说一句话,立即砸碎了罐子,并给予他们尊重和尊重。 TR一大罐酒。 TR 萧世朗终于喝醉了。 TR 喝醉的肖小浪似乎更像一只孤独的狼,充满了绝望和悲伤。 TR 但他的脸仍在笑。 TR 他笑了起来,站起来,砰地一声撞向酒店老板。 TR 葡萄酒商店的老板吓坏了,白了。 TR 萧世朗拍了拍他的肩膀笑了笑:“你不需要害怕,我只想感谢你,因为你终于让我理解了一件事。”
葡萄酒商店老板忍不住问道:“什么?” 萧世朗说:“我现在知道,如果一个人的拳头足够坚硬,就没有必要为喝酒买单。”

×××

秋天已经毁了,树叶也在沙沙作响。 TR 萧世朗打开衣服,在晚风中走来走去。风已经冷了。 TR 冬天不是流浪者,但它已经在冬天来临了。 TR 它很快就会到来。

(3)

初冬。 TR 第一场雪是晴朗的,在无鳞的山村的温暖的亭子里发生火灾。 TR 连城璧轻轻拿着慢腰带,手里拿着一个“雨天”色茶碗,正在品尝他刚从漳州打来的“冷冻乌龙茶”。 TR 他喜欢喝茶和好茶。 TR 葡萄酒总会让人感到冲动和情绪化,无论是谁,喝太多,都难免会出问题。 TR 在他的生活中,他从未允许任何进一步的错误。 TR 小曾郎站在他对面,看着他。 TR 这个男孩从不敢坐在城市面前,他的表情始终保持着严肃的尊重。他知道他面对的这个人是河流和湖泊中最无法形容的人。他一直尊重这个人的武术和智慧。 TR 边城慢慢地舔着茶,然后抬起头看着他。 TR 萧世朗立刻低下头。 TR 边城问道:“你从未听说过冯思娘的消息?” 小曾郎说:“不。”
连城喊道:“但你见过肖世朗。”肖腾郎说:“我已经看过两次了。” 连城喊道:“你说他已成为一个真正的酗酒者?” 萧曾朗说:“如果有人告诉我,他喝酒后,他不会支付账单,但他也会发誓,我永远不会相信,但现在......” 他叹了口气说:“现在他已经改变了个人,变得很可怕。” 连城喊道:“太可怕了?” 萧曾郎说:“现在庄主已经面对面见过他,可能无法看出他是萧世朗!”
甚至连城市都叹了口气,叹了口气说道:“他受了重击。” 肖腾郎说:“是的。”
连城喊道:“冰和冰娘是最接近他的人。我想问他风的下落。”
萧曾郎说:“但冯思娘没有消息,而且可能已经埋葬在西湖。” 连城的眼睛突然跳了起来。很长一段时间后,他慢慢地点点头说:“这很可能。” 萧曾郎说:“天宗解体后,他的财力已被完全切断。” 连城喊道:“如果一个人是空的,就很难站起来。” 萧曾郎说:“他不仅空虚,而且还无家可归。” 连城路说:“天宗倒塌后,天宗购买的所有行业现已归还原主人。” 肖腾郎说:“就是这样。”
连城喊道:“但我总觉得我应该给他一些补偿。” 萧曾郎说:“这是主人的仁慈。” 一个英俊的年轻人在青衣白袜子里,手里拿着一个茶盘,站在连城后面,好几次都想说话,并且忍住了。 TR 他的名字叫连白。虽然他是这个城市的一个紧密结合的书籍男孩,但他仍然敢于在连城面前说话。 TR 甚至连成玉突然转过身,凝视着他,说:“你有话要说吗?” 连白色都垂下头发誓说:“我见过他。” 连城喊道:“你见过谁?”甚至白刀:“萧世朗!” 连城喊道:“你见过他吗?” 甚至白道:“我最后一次见到他,最近他再次来到这里。” 连城路:“最近?” 甚至白道:“还不到半个月。” 连城喊道:“他说了什么?” 甚至白道:“他走进来摇晃,仿佛他仍然认为这个地方是他的。” 连城喊道:“你没让他进来?” 甚至白道:“我们会告诉他这个地方已归还给原主人,主人不是他。如果他想找麻烦,他会找错地方。如果你想喝酒,我们可以给他三个。“两两个。“
连连城静静地听着,他的脸完全没有表情,说:“怎么样?” 甚至白道:“那我们真的给了他三个银子!” 连城喊道:“他怎么样?” 甚至白道:“他真的接受了它。” 连城喊道:“你为什么不告诉我这个?” 甚至白道:“小人怎么敢打扰儿子?” 连城喊道:“这是一件小事吗?” 甚至百度:“每天都有几个人来找我们施舍。” 连城喊道:“你认为他还要求慈善机构吗?” 甚至白人笑了笑:“看起来他要吃饭,甚至比吃米饭还要糟糕。” 连连城看着他,脸上仍然完全没有表情,手里拿着一千块钱的“雨天”茶碗,但“波浪”的声音突然爆裂了。 TR 即使是白色的脸也变了,他猛地撞到地上说:“小人做错了什么?对儿子生气了吗?”
即使是这个城市又冷又冷:“你没有做错任何事,没有任何问题,你做得很好。”
即使白蹲在地上,也不敢抬头。 TR 连城喊道:“你知道小小浪是谁吗?” 连白色都摇了摇头。 TR 连城喊道:“你不要我告诉你?”点头甚至是白色。 TR 连城蜀道:“肖世朗的年轻亮相,在六个月内,他在世界上很有名。他的刀锋利而快速,他的射门很快,他在世界上是无与伦比的。自从他首次亮相以来,他从未遇到过对手。抱怨我。经过多年的纠缠,我终于把敌人变成了朋友。“ 他冷笑道,说道:“像这样的人,你把他视为一顿饭,你就把它送走了,你的声望很大!” 即使是白牙也在争吵,整个身体颤抖,首先,血液流动,颤抖:“恶棍是错的,坏人是错的,但儿子是从光明来的。”
即便是这个城市又冷又冷:“你甚至不看小小浪,我怎么能把你送下来?” 甚至咬牙切齿,他突然伸出一只手说道:“小人用这只手把银拿出来给肖......小大侠,这只手被诅咒了。”
他的另一只手拿出短刀并用刀切了下来。 TR 血溅了,一只受伤的手倒在了地上。 TR 这是他侮辱肖世朗的代价,价格是即使是城市也要他付钱。 TR 这件事肯定会传播开来,甚至城市的忠诚也会在整个武术中传播开来。

×××

地上的血很快就被清理干净了,甚至还取出了白色。 TR 温暖如春天一样安静温暖。 TR 连连城换了一碗茶,手里拿着茶,然后慢慢品尝,但他的脸似乎变得很沉重。 TR 小曾郎笑着说道:“如果肖晓朗知道这一点,他会更感谢老板。”
连城闷闷不乐地闷闷不乐地说:“我不想让人们知道这件事。” 萧世朗垂下头:“是的。”
连连城宇沉默了很久,突然轻轻地叹了口气,说:“世界上的英雄现在已经落到了歌手身上。我怎么能坐下来观看?我怎么能坐下来看?” 萧世朗垂下头,不敢回答。 TR 甚至连城叹了口气,叹了口气:“我只是后悔大海,但问我在哪里可以找到他?” 小曾郎说:“门徒可以找到他。”连城喊道:“你想在哪里找到它?” 萧世朗微笑着说:“只要有酒的地方,就有可能有他的消息。” 连城喊道:“过来找。” 萧曾郎说:“不是主要的弟子把他带到了他身边吗?” 连成燕又沉了下去,说:“这个人是世上的英雄,我们怎能对他这么鄙视。”

肖腾郎说:“是的。”
连城喊道:“如果你找到他的下落,回来告诉我,我会去见他。” 肖腾郎说:“是的。”
他也叹了口气说:“门徒现在明白为什么河流和湖泊中的每个人都说,即使是主人,不仅慷慨,而且还是侠义。”

(4)

小院子里的积雪并没有被扫除,梅花的新分支已经开了几个早期的红色。 TR 暮色渐渐变暗,灯光在温暖的灯光下点亮。 TR 连连城坐在灯下,我不知道坐了多久。灯照亮了他的脸。他似乎很累。 TR 生活不是一段令人厌倦的旅程吗? TR 在第一场雪的黎明,即使是这个温暖的小春天凉亭,但它似乎是难以形容和孤独。 TR 连城轻轻地叹了口气,慢慢站起来,手里拿着茶碗。 TR 茶很冷。 TR 房子里有几个梨子,但是香气的气味刚刚点燃。 TR 他出去慢慢地旋转了几次香炉三次。一道挂在墙上的吴道子大河突然卷起来,露出一扇秘密门。 TR 门后面是一个小而安静的秘密房间,还燃着香气,点亮了一盏灯。 TR 灯光很清晰。 TR 风显然不能吹到这里,但房间看起来很闷,好像很冷。 TR 在小桌子上,黄色的蝎子正在下垂,你可以看到有一张供神灵使用的木牌。 TR 木牌上写着:
“死者妻子沉君君的精神。”
——不知道沉俊君是不是死在西湖湖水中的城市,这不是城市的悲哀吗? TR ——沉玉君现在真的死了吗?死在一个无鳞的山区别墅? TR连成燕慢慢走进去,面朝门口,面对着香烟的精神,站在默默无闻。 TR 他静静地站着,一动不动,不知道他站了多久,冷漠苍白的脸,逐渐露出一种奇怪的表情,仿佛他的心逐渐被收紧。 TR 他的拳头也紧握着。 TR “我一定会找到他的,当然。” 他的声音很轻,每个词似乎都用了很多努力来说出来。 TR 冷汗从他的额头开始流淌。 TR 他突然弯下腰,身体突然缩小,像一条看不见的鞭子,吹着口哨。 TR 然后他开始呕吐。

×××

这时,别墅外没有烟雾,但鞭炮声响起。 TR 由于附近地面的父亲和父亲,合资企业创造了一把金剑,并将其送到无鳞山村的鼓点,表明他们对连城的爱和尊重。 TR 剑的形状精致而古雅。 TR 古雅的剑上刻有四个古怪的词:
“骑士精神是无与伦比的。” TR 从黄金铸造的剑当然不是用来杀人的。 TR 这只代表了人们对连城装连的尊重。 TR 这把剑的价值当然不是黄金本身,而是上面的四个字。 TR 世界上曾见过骑士精神,更不用说“侠义和无与伦比”。 TR 在人们的心目中,即使是四个字,只有无鳞别墅的主人才足以得到它。

(5)

夜晚很深。 TR 鼓声和嗡嗡声越来越远。 TR 人也分散了。 TR 大厅里只有一个人,一盏灯。 TR 他似乎有点累,似乎对刚才的兴奋有点厌倦。 TR 他微微闭上眼睛,用手指慢慢抚摸剑上的四个字。 TR 他的手很轻,就像一个情人的身体。 TR “骑士精神无与伦比!” 他笑了。 TR 但是笑容中没有兴奋或喜悦,而是一种善良和不屑的感觉。 TR夜风透过窗户,有寒意。 TR 连城的手指突然停了下来,脸上的笑容突然消失了。 TR 但他的语调仍然平静,慢慢地说:“谁站在花园里?” 外面应该说:“赵伯奇。” 连城点点头说:“进来。”
赵伯琪走出了鲜花的阴影,他的脚步很轻,他的眼睛是谨慎和尊重的。 TR 原来是小赵郎被扔进了酒吧的船屋赵达。

相关章节:http://www.bestslacks.com/book/hbx11/2001.htm

相关热词搜索:

上一篇:《创作》7月252号问题:为创作而写 下一篇:孔子的军事言行